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娱乐

郑功成社会保障制度面临三大风险

时间:2019-07-12 23:12:59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郑功成:社会保障制度面临三大风险

中国经济北京2月22日讯(苏琳)中国人民大学教授、中国社会保险学会副会长郑功成今天在“中国社会保障30人论坛”上表示,我国社会保障制度面临三大风险,即因公平性不足而导致社会矛盾加剧的社会风险;因不清、失衡与互济性弱化而导致不可持续的制度风险;因长期处于改革试验性状态且试而不定而导致公众信任危机的信用风险。主张:通过优化现行制度安排、尽快推进相关制度整合和城乡一体化进程来提升公平性、互济性,保障可持续性;在做好科学的顶层设计条件下让社会保障歩入法制化轨道,以增强制度的公信力,真正为全体人民提供稳定的安全预期。

郑功成认为,我国社会保障体系建设在近几年间取得了巨大进展,从选择性制度安排走向了普惠性制度安排,从长期自下而上的改革试验状态开始通过顶层设计与顶层推动走向逐渐成熟、定型的新发展阶段。

“然而,由于传统的体制性障碍犹存、渐进改革的历史局限、利益分割格局的形成以及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复杂社会生态,我国社会保障制度事实上又面临着日益扩张的社会风险、制度风险与信用风险,这些风险急切需要通过全面深化改革与优化现行制度安排才能得以逐渐化解。因此,深化社会保障改革的目标任务亦宜以消除风险、提供稳定安全预期为努力方向。”郑功成说。

我国社会保障面临的三大风险

郑功成详细分析了我国社会保障面临的三大风险

一是因公平性不足导致社会矛盾与社会冲突加剧的社会风险在不断积累。目前的社会保障虽已具有了普惠性,但并不等于实现了公平性,局部领域的差距还在扩大。从广受诟病的企业职工与机关事业单位职工养老金双轨制,到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地区分割统筹情形下的缴费负担不公,以及城乡居民社保待遇的巨大差异,均表明城乡分割、地区分割、群体分割的制度安排,造成的是社会保障资源配置失衡与社会保障权益不公,它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社会矛盾与社会冲突的加剧,正在成为影响社会安定和社会生态的日益重要的因素,千万不能掉以轻心。

二是因不清、失衡与互济济性弱化导致不可持续的制度风险在逐渐放大。从现行制度安排来看,社会保障主体各方即政府、企业、个人与社会、市场的划分缺乏明晰的边界,总体上是政府与企业偏重,个人与社会偏轻,市场未能得到正常利用;中央政府偏重,地方政府偏轻;个体的权利与义务还未能做到有效结合。这种格局带来的是福利诉求在持续高涨,而能够保障福利增长的却无法实现合理分担,这将动摇福利增长的物质基础。同时'养老保险制度过分强调基金制即个人账户制,必定使制度的互济性弱化,个人寻求社会化机制来应对人生风险的制度安排可能蜕变成一种强制储蓄加投资的个人理财行为,基金贬值的经济风险也会不断积累'从而是对社会保障制度以互助共济、以整体能力应对整体风险并增进社会团结、国家认同功能的异化。不清与失衡必定导致制度运行失衡,发展理性缺失,短期福利政绩追求的冲动、制度运行中的失范行为可能成为常态。如果不改变这种格局,社会保障不可持续发展的制度风险将会逐渐放大。

三是因长期处于试验性改革状态而不能步入成熟、定型发展阶段导致公众信任缺失的信用风险在明显加剧。社会保障改革20多年来,一直处在摸着石头过河的改革试点状态,制度的不成熟、不定型,致使无法提供稳定的、清晰的安全预期,从个人账户空账、局部地区养老保险基金出现收支缺口、以房养老、渐进式地延迟退休年龄等等引发的不安与焦虑,已经表明公众对社会保障制度出现了信任危机,社会生态陷入异常复杂的状态。在这种情形下,即使制度是在健康运行,也会因各种舆论所左右。因此,信用风险又会进一步放大社会风险与制度风险,同样会酿成制度危机甚至灾难。

郑功成强调,在上述风险中,失衡是能够造成制度崩溃的风险,而公平性不足、制度不定型所导致的社会风险与信用危机,终都会损害到制度的健康、持续发展。

改革要警惕陷入新的迷局并留下严重后遗症

“全面深化社会保障制度改革的任务,其实就是需要针对上述三大风险来优化现行制度安排,建立更加公平、可持续的社会保障制度,并尽快走上法制化的轨道,以达到逐渐缓和社会矛盾、保障制度可持续发展和提升制度公信力的目标,真正为全体人民提供稳定的安全预期。”郑功成提出了改革建议。

一是整合制度与优化制度,以提升制度的公平性。

“没有公平便没有现代社会保障,这一制度必须具有创造起点公平、维护过程公平、縮小结果不公平的功能。”郑功成说,目前的社会保障虽已具有了普惠性,但并不等于实现了公平性。因此,必须通过推进制度整合与优化制度安排来提升公平性,缓和由于权益不平等与待遇差距过大而带来的社会矛盾与社会冲突。

他说,关键是:整合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尽快建立机关事业单位社会养老保险制度,将遭受诟病的机关事业单位退休金与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制双轨并存送进历史;整合城乡居民医保制度,让城乡居民在同一种医保制度下享受平等的医疗保障权益;推进社会救助制度城乡一体化与老年人福利、残疾人福利、儿童福利事业及其他基本公共服务的城乡一体化。同时,通过优化制度结构与福利资源配置来缩小城乡之间、地区之间、群体之间的不平等。

二是均衡与增强互济性,以确保制度的可持续性

“不可持续的社会保,制度安排,是对子孙后代不负的制度安排,也是后患无穷的制度安排。”郑功成说,在当代社会,生产的社会化与生活方式的社会化,使完全形态的自助成为不可能;而市场机制的作用和人类的私欲,又使完全形态的他助成为不可能。因此,那种希望社会保障完全自助化(完全自我负责)或完全他助化(完全劫富济贫)都是不现实的,也是无法实践的;而强调以互助、互惠为基础,充分发挥社会保障的分担与互助共济功能,同时发挥社会成员自助与他助的作用,将不仅有利于正确理解社会保障制度的真实面目,更有利于社会保障制度得到持续、健康的发展。因此,应当通过均衡分担与提升互济性来保障制度可持续发展,消除由于理性欠缺所带来的不可持续的制度风险。

他说,关键是:树立福利持续增长与合理分担紧密结合的发展理念,适度均衡政府与企业、个人及社会的负担,充分调动社会各方与市场主体参与社会保障体系建设的积极性,并合理发挥其正常作用。同时,合理划分各级政府的社会保障并合理配备财力,提高统筹层次、强化互济性,并适度均衡代际之间的社会保陣负担。

三是加快顶层设计与法制建设,让社会保障真正为全体人民提供清晰的、稳定的安全预期

“不能提供稳定安全预期的制度安排,不会得到公众的信任,也不可能真正全面发挥出正向功能,而只有法定的制度安排才是成熟、稳定的制度安排,才能提供清晰的、稳定的安全预期。”郑功成说,因此,要让社会保障提供稳定的安全预期,就必须在优化现行制度安排的条件下尽快促使社会保障制度走向成熟、定型并步入法制化轨道,以清晰的、稳定的安全预期来增进社会保障制度的公信九化解公众的不安与焦虑及信任危机。

他说,关键是:基于全局与长远,立足区域统筹与城乡一体,以提升公平性、保障可持续性为基本目标,做好科学的顶层设计。同时,加快社会保障立法步伐,并努力提高社会保障法律法规的质量,确保法律法规得到贯彻落实,提高执行力。应当进一步修订、充实社会保险法,尽快制定社会救助法,再造相应的社会福利法,以及制定其他专项社会保障立法(如养老保险基金投资法、慈善事业法等),只有社会保障法制走向健全完备,才能确立制度的公信力并接受人民监督,才能

确立制度的公信力并接受人民监督,才能为这一制度的良性运行与可持续发展提供保证。

郑功成强调,总之,中国社会保障制度的发展功德无量,中国社会保障改革的前景值得乐观,但特别需要理性判断与理性把握,不因区域之私、群体之私、个人来阻碍改革深化,而全面深化社会保障改革,应当符合上述三大目标取向,反之,则可能陷入新的迷局并留下严重后遗症。

原标题:郑功成:社会保障制度面临三大风险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经济

作者:

微商城怎么使用
怎么才能写出一篇出色的新闻稿件
微商城制作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