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生活

挣扎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00:37:19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1  18岁的卫小林站在街头,心里充满了愤恨。尽管他知道对养父卞本俊,是应该感恩的,可是他愣是感恩不起来。  12岁那年,父亲卫志强进了戒毒所后不到一个月,母亲因为生妹妹难产死掉了。  母亲死的时候,因为家里没有一个成年人在身边,是养父做主把她安置的。当时,卫小林正在升初中的考试中,他甚至没有机会看母亲一眼。  清楚记得那天,考完试,从寄宿学校回来,卫小林下了公交车,几乎是跑步回家的。  自从父亲进去以后,卫小林就瞬间长大了。他牢牢记住了父亲临走前的话语:你是男子汉了。以后一定要帮助我照顾好你妈妈和未来的妹妹。这辈子注定我欠你们的了。如果还有机会,我会来加倍还给你们的。  那是卫小林记忆中父亲为温情的话。  记忆中的父亲多数是醉酒着的。再不就是后来越来越频繁的毒瘾发作中。而母亲总是一副女强人的样子,打点着酒店里的一切。也同时坚强忍受着父亲失去人性后的虐待。  卫小林清楚记得深夜里母亲无助的泪眼和人前的强颜。  所以,父亲走后,卫小林直接担任了父亲的角色。他甚至于学会了帮母亲每周盘点酒店的帐目。所以放学后的卫小林就是小跑着回到家里的。他迫切想知道母亲的现状。因为连续几个礼拜天,常见母亲紧皱眉头,捂着肚子。母亲说:可能是你妹妹快要降临了。不要紧的,你尽管安心上学。一定要考出好成绩来。我这里还有许多同事阿姨们可以帮忙呢。  可是那天,卫小林回家后却是被消息震晕了。  酒店营销部的林阿姨对他说:小林,你是个坚强的孩子是吧?......你母亲已经去了。这两天,受你母亲临终前特别关照,谁也不能打扰你的考试。不过,你卞叔叔回来了,他接管了你们家酒店。他让我告诉你说,你母亲遗言,以后你和妹妹都过继给他了。以后他就是你们的爸爸。丧事要等你父亲回来后再办理。走吧,我带你去月萍姐灵前磕头。  卫小林是木然被林阿姨拉到母亲灵前的。但卫小林没有哭,只是看着母亲的遗像和那遗像后面的黑匣子发愣。  许多债主在外面吵吵着,卫小林知道那都是父亲借下的债务。那个一年前还在他们家打工的卞本俊哑着嗓子在跟他们保证。请他们先让死者安息。债务一定会还的。等他把酒店转让出去之后就尽快一笔笔清还。  债主们中有一个领头的说:“既然如此,就请你代表酒店盖章签字吧。我们看在死去的李月萍的份上,先缓一段时间再说。”  “是啊,卫志强指望不上了,如今你是酒店的全权委托人了。看在你也是名牌大学生的份上,我们暂且相信你吧。”众人不得不这样跟着附和着。  后来许多的的事情卫小林都记不起来了。他只记得卞本俊那时候足有一个月都是哑着嗓子在说话。酒店在他的主持下没有关门歇业。逐渐运转得越来越好,直到后来从原来的三层不出名的家庭作坊式酒店扩建到了现在的22层奔月集团。  卫小林还记得父亲在妹妹满月后终于有了消息。他只回来看了卫小林一次,对卫小林说:这样很好,你们两个跟他我也放心了。我以后就可以去安心陪你母亲了。  卫小林甚至没有听明白父亲话语的意思,他就佝偻着干瘦背影消失了。尽管卞本俊后来跑了许多父亲可能去的地方,但还是没有找到他的消息。  一个多月后,卞本俊征求卫小林的意见:你的父亲一直躲着不出现,也许他是怕债主,也许他还有别的苦衷。我们是不是先把你母亲安葬了?因为人死后要讲究入土为安。  12岁的卫小林不知道是该点头还是摇头。,他在卞本俊悲哀的眼神里似乎看到了安全和可依赖,终于说你说怎么就怎么样吧。我不知道。  再后来,卫小林清楚见证了卞本俊带领着自己家的酒店一步步强大的过程。逐渐长大的他当然明白如果没有卞本俊就没有今天的奔月集团,甚至于自己和妹妹现在是什么样子都不敢想象。  但他还是对于前晚,在卞本俊和他长谈后觉得愤懑。卞说:你已经18岁了,具有民事行为能力了。我想在你去上大学前,把当年你母亲的委托书改过来。因为你也知道这个集团事实上是我一手在经营。再说你是我正式领养的儿子,以后你还是有继承权的。我想这样会更方便于我的管理。  卫小林毫不犹豫地在修改后的协议上签了名字。  此刻,卫小林望着这座他已经在里面住了十年的奔月大酒店。他甚至于有一种想要把它立刻焚烧掉的欲望。  正是这座大酒楼,虽然外表金碧辉煌,但内里却肮脏得让他作呕。尤其是养父的行为,更是让他觉得羞辱。别说现在让他修改协议,就是以后,他也没打算回到这里。终于长大了,终于可以离开这里了。  卫小林长长嘘出了一口气。  再过几天,他就去西安上大学了。即将离开这个他已经生活了十年的地方,心里已经说不清楚是什么滋味了,但有一点他可以肯定,他已经不留恋这里了。如果说还残存一丝留恋的话,那就是对妹妹“卷卷”的难分难舍。这个丫头是他一天天看着长大的,她秉承了母亲所有的美丽,水汪汪的大眼睛,白皙的皮肤,卷卷的黄头发,简直就像个可爱的洋娃娃。卫小林爱卷卷,丝毫不比卞本俊的爱少。  卷卷是奔月公主,许多员工都是这样叫的。当然谁也不敢惹她,脾气暴躁的就像一只小花豹子。好不好就嚎啕大哭,而且发脾气的时候逮谁挖谁,不把你的脸抓出血印子不罢休。卫小林知道这都是卞本俊给惯的。  每当她跳脚嚎啕大哭的时候,整个奔月酒楼就炸开了锅:“快去通知总经理!奔月公主发脾气了!”  这样的时刻,总是卞本俊一路飞奔着从1楼管理部飞上了16楼来,而且逮谁训谁的愤怒声音丝毫不逊于卷卷尖利的童声。  于是,保姆文丽只能缩在墙角紧紧抱住他那调皮捣蛋屡教不改的儿子念本。  也只有卞本俊的出现,才可以止住卷卷尖利的高分贝。员工们常偷偷玩笑说“奔月公主的哭和总经理的跑俨然就是声音和意志的较量。”  直到卞本俊呼唤着:“我的小爱萍,又是谁惹你了?”卫小林根本就不明白卞本俊为什么总是叫卷卷为爱萍,而且只允许他一个人这样叫。  这时候的卷卷一定会把胖胖的手指指向念本,而念本虽然不至于挨打。但他害怕的就是干爹卞本俊望向他的冷冷目光。6岁的孩子虽然不明了那目光里的具体含义,但他能读懂那里面的厌恶和冰冷。可是妈妈却常常念叨说要爱干爸,尊敬干爸。念本不明白这里面的微妙关系,但也只能遵从妈妈的意愿。  念本其实是个很懂事的孩子,尽管他只比卷卷大一岁。但他还是明白一定要让着卷卷这个小公主,即便如此,还是没能避免掉卷卷不时的放刁哭声。每到这个时候,妈妈文丽就会遭殃,会被干爸训斥得直到流泪。这时候的念本就会立刻显现出小男子汉的气魄来,没有了平日对干爸的惧怕,而是直视着卞本俊:“你吵妈妈干吗?又不是她把卷卷惹哭的。是我,你打我好了!”这时候的卞本俊就会愈发愤怒,对着文丽吼:“看你教育的好儿子!”这时候的念本就会胜利似的昂着头,看着卞本俊抱着卷卷消失在走廊尽头。  卫小林时常看到这样的镜头重复发生过,但他对念本,却没有厌恶,也没有喜欢,只有同类般的惺惺相惜。因为妹妹的霸道,他也是深受其害的,他也时常因为卷卷遭到卞本俊的训斥。  这种情形无意中就拉近了他和念本的关系。对保姆文丽的同情逐渐萌生成了一种想要保护女人的男人的冲动了。他知道,文丽一切的委屈都是卷卷给予的,所以,他几乎是带着赎罪的心理极力对文丽母子好。  有一次,卫小林放学回来,就看到念本抽噎着蹲在墙角。就猜到一定是挨他妈妈的打了。  他拉起念本:“怎么了你?像个娘们一样抽抽嗒嗒的。干吗不像卷卷一样嚎啕大哭啊?走吧,我带你去我房间打游戏去。”  念本就怯生生追了过来,拉住了卫小林伸出的一个手指头。从那以后,他们的友谊突飞猛进了。  卫小林发现,六岁的小男人其实是很有思想的。有一次他竟然说:“哥哥,你要是我干爸爸多好。干爸爸总是那么凶!”  卫小林就突然被他这句话逗乐了。17岁的少年心理突然就涌动出了父爱的激情:“是吗?小帅哥!来,让我用胡子扎扎你,让你体验一下好爸爸的温情。”  这时候的念本就果然跳到了卫小林的怀里,用小手摸摸他的胡须:“不行啊!干哥哥,还是太软了。你没见干爸爸的胡须多黑多硬啊!不过他总是很凶,总是把妈妈说哭。你不知道,妈妈哭得时候真的不好看,我喜欢妈妈永远笑着的样子......”  这时候的卫小林就也想念起了母亲,“好了,不许说话了,我们来打游戏。”  念本很快就沉浸在了游戏的乐趣里。可卫小林却沉浸在对母亲的思念里,再也不能自拔。  17岁的少年,心里还是渴望母亲那种柔柔的疼爱的。可是自从母亲离去的那一天开始,就再也没有人给予了。尽管卞本俊对他很好,好到甚至比亲生父亲还周到。但卫小林一想到卞本俊所做的那些生意,就淡然了自己对他的敬意。  本来,卫小林是感觉卞本俊值得敬爱的,可是自从16岁那个下午,卫小林亲眼见证了卞要求一个瘦弱男人吞下了好几个约莫有玻璃丸大小的白色塑料包装物之后。卞的形象就迅速在他心里跨塌了。  一直以来,卫小林就认为卞具有通天神力,可以让他们家的酒店起死回生,并且发扬光大。但卫小林做梦都没有想到卞竟然做的是冰毒生意。对这个让他失去父亲甚至母亲以及整个家庭的冰毒,卫小林可谓是恨之入骨了。  所以他发誓要考入公安大学,他的理想就是抓尽天下的毒贩子。但他同时也是矛盾的,他赖以生存的奔月酒楼也同时是妹妹的天堂。他将怎样来面对这个家?  在犹犹豫豫的设想和念本的友谊中,整个暑假过得很快,开学的日子说来就来了。  而卫小林却怎么也没有想到,本来准备鸿鹄一去不回头的决心却在这个暑假里土崩瓦解了。他突然对这里又增加了一份别样的牵挂。那就是对文丽说不清楚道不明白的感情。更有依依惜别的深情。情窦初开的小小男子汉难道是有爱情了?他自己也不明白。如果对一个女人,有思念,有向往,有依恋,还有企图,更有想要保护她的冲动,那么,这样复杂的感情不是爱情又是什么呢?  多年来,由于特殊家庭的原因,卫小林把精力都放在了学习上。也因为过早经历着生老病死这些人类的大喜大悲,卫小林是属于心理年龄远远超出生理年龄的那种少年。因此,他对多个女同学向他送来的暗恋目光是熟视无睹的。甚至面对过一个大胆女孩子狂热追求,也没有丝毫动心。但在这个暑假,他却初次发现自己萌生了对女人的渴求。而且渴求的对象竟然是念本的母亲--文丽,这个拖着私生子给他们家做保姆的26岁的女人!  每日里看着文丽忙碌的背影,他就感觉温暖,感觉安全,塌实。  尽管卫小林已然不相信了爱情,对爱情他有成年人一般的冷静透视能力。因为,他知道母亲和父亲是有爱情的,他们甚至是青梅竹马的一对,也算是患难夫妻,可是终也没有逃脱父亲辜负了母亲,母亲终也背叛了父亲的结果。  那时候他们家还很穷。卫小林清楚记得父亲和母亲当年打拼时候的艰辛。直到后来家庭发迹了,曾经的和美也一去不复返了。家里再也看不到笑脸,除了争吵就是母亲的哭声。所以,小小的他就在心里认定:人们其实只可以共苦,不能同甘的。  后来,卞本俊来到他们家后,卫小林明显看到了母亲快乐了起来。而那时候的卫小林虽然很小,但对于男女情事已经略略懂一些了。  再后来,他终于在一个夜晚撞上了母亲和卞拥抱在一起,他也终于明白自己的感觉是正确的。当然,那时候他的思想里还没有背叛这个概念。背叛只是在他逐渐长大后才明了的词儿。  后来,随着母亲的去世,以及卞对他们家的功劳,就把对卞的敌对情绪渐渐淡化了。直到他再次撞见卞做冰毒的事实,这种敌对和怨恨又逐渐露出了端倪,渐至形成了他对一个人的持久固定的态度了。  而卞本俊对母亲也是有爱情的,可是,仍然背弃了母亲临终前的遗愿,而不是永远不沾毒品,相反,他还把命运和毒品紧紧联系在了一起。所以卫小林对自己说,不可以相信爱情。  然而,卫小林却不得不相信习惯。他已经习惯了文丽像母亲一样的忙里忙外的身影。而一个从少年就失去了母亲的人,他的恋母情结也一定比任何人都重。所以认真分析后的卫小林认定自己对文丽的感情就是习惯。  他已经习惯了被文丽关怀和疼爱着。自从他和念本成了忘年的好朋友以来,文丽就觉得这个孩子很善良,所以就把他和念本一样疼爱起来。    2  但文丽却忽略了一个问题:卫小林不是孩子,他是一个正值懵懂青春期的青年。她的关怀会让他想入非非。  自从那个夜晚之后,文丽懊悔来懊悔去,也只能抱怨命运他太会捉弄人了。她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她觉得都是自己的错误,若不是自己一直以来让小林误解,怎么会发生那样荒唐的事情呢?  那天,文丽正在厨房忙碌,准备给卷卷做蛋糕,卫小林突然闯了进来:“有什么好吃的家里?”  “小林回来了啊。今天去同学会玩得不开心吗?怎么已经饿了啊?他们准备的东西不合你胃口吗?”   共 9671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细数阳痿的主要症状表现
昆明治癫痫专科研究院哪好
癫痫病的饮食护理都是哪些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