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网络

记者暗访电销公司

时间:2019-12-05 06:32:23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上周日晚的央视 15晚会关注了 骚扰电话 。其实,在2月 日,搜狗号码通发布的《2014骚扰电话年度报告》显示:2014年全国骚扰电话总数高达270亿通;2014年从重庆呼出的骚扰电话就达4.7亿通,排在全国第四位。重庆晨报公众调查中心近日与大渝网进行的联合调查结果显示,电话销售业务前三位是:理财投资(59%)、贷款担保(55%)和房屋汽车(5 %)。

电话销售算是当下比较热门的促销手段,但因为通过电话进行诈骗的案例层出不穷,又带来 骚扰 ,使其成了人人喊打的 过街老鼠 。电销行业到底如何运营?你的电话号码是怎样被他们获得的?

月 日-11日,重庆晨报记者以应聘业务员的身份,进入一家贷款电销公司,看看他们是如何运作的。

电销公司是怎么运作的?

全面撒网重点培养

符先生是郎运投资咨询有限公司的负责人,他说重庆的电销行业大概在6年前就有了,如今从事这个行业的公司有数百家,从业人员上万。打电话是很多保险公司重要的销售渠道之一,但他们几乎都有自己的团队。而像符先生这样的贷款电销公司,则更多扮演担保和中介的角色。

他们多与小型的地方银行合作, 国有商业银行一般都不会做这种小业务。

与这些银行达成合作协议后,公司会交付定金。公司通过电话销售给客户做担保,贷款成功后,收取贷款金额2%左右的 中介费 。如果客户出现拖欠贷款的情况,公司也要承担相应的责任,负责追账,甚至承担贷款金额10%的债务。

公司业务员打出去的电话,全靠量,也就是 全面撒网,重点培养 。遇到有意向的客户,便由专职人员再跟进, 每天每个业务员能联系 -5个有意向的,就不错了。

对于贷款电销行业的前景,符先生说要看银行的政策。如果银行对客户的资质审查要求高,那贷款成功率就低,他们的佣金就少;如果资质审查宽松,那他们生存起来就轻松一些。

对于业务员频繁打电话给市民带来的困扰,符先生不置可否。但他也承认,他经常接到类似的销售电话,有时候他也会生气地挂断,或者回对方一句,我也是做贷款的。

12日发稿前,记者在不到2个小时里,连续2次接到了02 -8681 72x打来的电话:老师你好,我们这边是做银行贷款的,你有没得资金需要

 我的电销经历

 底薪1500元加提成

  月 日,重庆郎运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在江北智成人才市场设点招聘电话销售10名。

 通过市工商局官网查询得知,这家公司成立于2014年5月,经营范围包括:企业项目投资咨询(不得从事银行、证券、保险等需要取得许可或审批的金融业务);企业管理咨询;代办银行贷款手续;房地产信息咨询;财务信息咨询;商务信息咨询;汽车租赁。

 公司负责人符先生在电话里要求我4日上午9点去面试,面试地址随后发到了我的手机上:观音桥步行街远东百货对面,海怡花园X栋X-5。

 4号一早,我提前赶到,这是一栋小区居民楼。公司的门开着, 0多平米的客厅被10多张办公桌分隔开,桌上摆放的全是电话,还有些电话包装都没拆开。

 符先生问我是否有过电话销售的经验,然后讲了电话销售的发展前景,光明前途等。,他开出了底薪1500元加提成的薪资待遇,让我第二天上午9点上班。

 可自称银行客户经理

 5日,上班天,办公室里只有4个人,其中一人是符先生的儿子小符。小符说来面试的7、8个人中,只有2人愿意留下,另外一人叫周铮(化名)。

 小符给了我们一份公司资料,然后简单介绍了公司代理销售的几种贷款产品。看完资料,公司老员工陈姐给我们示范如何打电话,并告诉我们: 你可以变换身份,说是某家银行的客户经理之类的,怎么流畅怎么说。

 被拒绝,是电销工作正常不过的事情。陈姐说,因为手里只有客户的名字和电话,不知道他们的需求,就需要在电话中把信息套出来。如果对方一口回绝,挂掉就行,然后在名单上做个备注。过段时间再打过去,他现在不需要不代表以后不需要。

 接下来的几天,公司员工除了之前见过的陈姐外,只多了一名老员工李姐。

  熟人 传来电话号码

 9号中午1点左右,符先生回到办公室,说熟人传了一份名单过来。一张A4纸上,有100个人名和电话号码。符先生让我和周铮按顺序打过去,询问对方是否要贷款。

 我看到手中的名单都是一样的,便问符老板是否会重复。符老板摆摆手说: 照着名单打就是了。你打过去别人不感兴趣,说不定另一个人打过去他就感兴趣了呢?

 小符还递给我们一张打电话的对话模版:XX老师您好!我是南粤银行客户经理xxx

 下面还罗列了一些问题:公司在哪里?哪年成立的?主城有没有住房或者车子,按揭还是全款

 2小时打出100个电话

 在陈姐的监督下,我们开始拨打名单上的电话。我抢先拨通了个电话,询问对方是否有贷款需求。 没得没得,我在忙! 对方果断挂了电话。

 周铮看了我一眼,怯生生地拿起电话再次打过去,但很快就尴尬地挂了电话,显然被骂了。

 我们很快发现,按顺序打很不科学,便决定他照着名单的顺序来,而我从名单的一位开始打。

 接着,我拨打了名单上的一个号码: 您好,请问您是曹先生吗,我是南粤银行的客户经理

  你是啷个晓得我电话号码的? 曹先生质问。我一时失语,陈姐在一旁使眼色,让我赶紧挂掉, 以后遇到这种,就当没听到,直接说打扰了然后挂了。

  不需要 , 我没得空 , 我不做生意,不贷款!不准再打我的电话 脾气好的客户会耐心等你说完再回绝;脾气不好的,要么直接挂掉,要么给你一顿臭骂。

 2个多小时的时间里,我和周铮把名单上的100个电话都打了一遍,除1个没接,2个号码有误,其余97人均没有贷款意向。

 符先生和陈姐都叫我们不要灰心,陈姐说当初她们刚入行时,每天至少要打150个电话。

 老员工可月入四五千

 10号,我们换了座机,继续打名单上的电话。一天下来,挨了不少骂,依然没有成效。

 11号,符先生继续在外面招人。

  你说我们干这个有没得前途哟? 周铮悄悄问我,他担心继续这样下去,一个月只能拿到1500元的底薪。

 跟我们相比,陈姐和李姐却很轻松,她们谈论的话题都是周末去哪里烧烤。她俩已经有了较为稳定的客源,月收入都在4、5千。

 11日下班后,我就离开了这家公司。

贵阳市妇幼保健院
石家庄全博口腔诊所苏召
南宁白癜风医院
拉萨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
云南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3

网站地图